公寓樓和排隊族 冰與火的存在

盛夏的日本(之五)

日本人在社會生活層面追求“羣”,瘋狂的排隊文化令我們大開眼界。但在個人生活層面,他們又追求“個”,這導致親情的淡漠,公寓樓裏獨居老人24小時開着的電視;深夜超市裏耄耋老人吃力拖着購物車的背影,都顯得那麼悲涼。

經濟發展一方面促進物質繁榮,一方面強化了社會的規則意識。這種處處有規則的環境,使得我們這些初來乍到的外國遊客感受到了出行上的輕鬆和便利。然而規則也消磨了人性中柔軟的部分,使之變得堅硬,這是規則的反噬。

寂寞的公寓樓

我們租住的民宿,在大阪市中心的一個街區裏,三十多平的空間精確地切割出廁所、浴室、廚房、卧室等生活功能區,電器、傢俱等設施嚴絲合縫地鑲嵌其中。而在這個街區內,大部分的公寓樓外觀相似,一扇扇的窗,像格子間一樣規則工整,窗裏大抵是同樣逼仄的空間,甚至陳列擺設都差不多,是我們從各種日劇裏早就熟悉了的場景。

整個街區有居民樓無數,但從早到晚卻看不到什麼人,顯得十分安靜。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深夜的鬧市區,一個個臨街的居酒屋、小飯館座無虛席,西裝革履打扮的上班族還在推杯換盞神情亢奮。

我們在公寓樓裏住了7天,只遇到過一次鄰居,是一位獨居的老奶奶,老得像活了幾百歲。家裏24小時開着電視,熱鬧的聲音從門裏傳出來,透着寂寞和心酸。

萬能的便利店

日本的餐廳都在上午10點後開門,所以想找個早餐鋪子吃早餐是不存在的。好在有便利店,各式便當、關東煮、三明治、蛋糕點心、沙拉、水果、飯糰、炸雞……隨時加熱,再配上一杯果汁、咖啡、奶茶、熱巧,別説是早餐,一日三餐都可以完美解決。在日本,便利店就是一個生活小能手:24小時營業,有免費衞生間,可以繳納水電費,收發快遞,有ATM機,能買車票、能搶演唱會門票,提供複印打印服務……在日本,附近有便利店的房子,房租也要貴出一大截。

瘋狂的排隊族

日本人作為個體,偏重社會關係和角色,一個顯著的民族特點是羣體意識很強,而這種羣體意識的獨特表現就是跟風,日本的排隊文化也成了許多學者的研究課題。

民宿附近有一家很大的回轉壽司店,我們想去品嚐一下。第一次去是在傍晚5點鐘左右,叫號機顯示有70多桌在排隊,需要等待3個小時,我們放棄了。第二次是晚上10點半,門口排隊區域仍然座無虛席,而且不少都是全家老小一起在等待,我們又放棄了。後來,民宿附近一家中餐館的老闆娘用手機幫我們預約,到店後又等了一個多小時,才算成功吃上這頓回轉壽司。

大阪購物小錦囊日本物價較高,對於自由行來説,一日三餐的花費也是“大頭兒”。怎麼吃才能省錢呢?

儘量不要去私人開的小餐館,因為很貴。有一次我們去了一家巴掌大的韓餐館,點了冷麪、石鍋拌飯、辣白菜炒飯之類的簡餐,就花了人民幣500多元,結賬出來很是後悔。但像吉野家、大阪王將這樣的連鎖快餐,消費水平就可以接受,而且就餐環境、食物品質都十分有保障,納西爸爸對吉野家的炸豬排飯到現在還念念不忘。

如果是晚餐,可以稍晚一點去大超市買打折的生鮮食品,像新鮮的赤身、各類炸貨等,都會以半價甚至更低的折扣處理。

downLoad-20201027073143

對於中國遊客來説,日本式的瘋狂排隊非常考驗人的耐心。

downLoad-20201027073134

市中心的街區從早到晚看不到什麼人。

downLoad-20201027073148

日本的居民樓從早到晚看不到人,十分安靜。

downLoad-20201027073209

民宿附近遊蕩的流浪漢,偶爾也會去大阪王將吃一份煎餃。

downLoad-20201027073204

在大阪王將裏吃一份蝦仁煎餃配冰涼的啤酒,是幸福得想要流淚的享受。

downLoad-20201027073138

日本的便利店是實打實的“萬能店”。

downLoad-20201027073158

來之不易的壽司大餐,納西小朋友吃得很開心。

downLoad-20201027073153

民宿附近有家中餐館,老闆娘是遼寧本溪人,早餐跟家裏做的一個味兒。

●王珏 文/攝

責任編輯:馬服舒